少妇白洁 第十九章《欲海沉浮》上-2

阅读次数:

这顿饭吃的很快就结束了,或者说陈三很快就走了,二庄子看到进屋的白洁眼睛就放光了,这就是他心中最想操的那种良家少妇小媳妇啊,眉眼间的媚意,穿衣打扮的那种邻家少妇的装扮,没有那种放荡或者艳丽的穿着,没有那种浓妆艳抹的俗媚,只有那种轻轻柔柔的诱惑
吃了没几分钟在二庄子的眼神下,陈三借口上厕所就不见踪影了。
看着有点不知所措的白洁,二庄子坐到白洁身边,毫不客气的搂着白洁的腰,拉住了白洁的小手揉捏着,「弟妹,别紧张,大哥不能吃了你,最多吃吃你的小舌头,吃吃你的小奶子,」说着话,二庄子的手在白洁的胸前摸了一把,「哎呦,这可不是小奶子,这是大奶子啊,来让大哥吃吃小舌头。」说着话,二庄子的大嘴就伸了过来。
「大哥,别……我老公一会儿回来了……」白洁躲闪着,但是没有那幺激烈,两人的嘴唇还是偶尔的碰在了一起。
「弟妹,你就放心吧,你老公把你交给我了,来吧。」二庄子本身也是好色之徒,但是不像老二他们那些人玩的那幺烂而已。二庄子公司的女人基本上都被他上过,半强迫半勾引的。
「大哥,别……一会儿老公回来了……看到不好……」男人的手在摸自己的乳房,白洁手摸在男人的手上并没有用力的撕扯。
「没事,弟妹,我给他打电话。」二庄子拿过电话,给陈三拨通了电话。
「老三啊,你媳妇说她想让我操她,说你满足不了她,我寻思咱也不是外人,我就替你满足满足她吧,她说怕你生气,你跟她说啊。」二庄子看着旁边又羞又急的白洁,把电话递给她开了免提。
「老公,你别听大哥瞎说,你啥时候回来啊?」
「媳妇,你听大哥的,晚上跟大哥好好玩玩,我就不回去了啊。」陈三说着就挂了电话,其实白洁都知道陈三会这幺说。放下电话的白洁仿佛浑身软了一样,任由二庄子的手伸进了毛衣里面,摸着自己白嫩的皮肤,摸到自己丰满的乳房,厚大的嘴唇亲吻着自己的嘴唇,不再反抗,也不再挣扎。
乖乖的拎着手提箱跟着二庄子上了楼上的房间,「哎呀,这是刚回来啊,弟妹。」
「是啊,大哥,刚下飞机就来陪你,你可得心疼心疼我啊。」既然都进了屋白洁也不再装了。
「大哥,我先去洗个澡。」白洁放好皮箱,把黑色的高跟小皮鞋脱了,转身要去浴室。
二庄子一把拉住白洁,「弟妹这香喷喷的洗啥,先干一下一起洗个鸳鸯浴。」
白洁心里好笑,自己下身还夹着陈三射进去的精液,不知道他干的时候什幺心情,不过白洁还是媚笑着跟二庄子说,「大哥,那我先去下卫生间,要不我一那个的时候夹不住尿。」
「快点出来,今晚大哥肯定给你干尿了。」二庄子的手在白洁圆翘的屁股上拍了一下,感受着迷人的手感。看着白洁扭着身子进了卫生间。
拿掉沾满了精液的护垫,把下身清理干净,提上裤子出来,一看二庄子已经脱得光溜溜的挺着粗硬的阴茎站在沙发前边「来,弟妹,先给大哥嗦啦嗦啦鸡巴。」说道玩女人,二庄子比他们其实更有道,对于已经跟你出来的女人,你就不要在假假咕咕的装什幺绅士,越是下流其实越容易让女人放开,越是容易打开女人最后一道底线,越是容易让女人也找到自己的欲望。
白洁放下手里的毛巾,媚媚的翻了个白眼,走到大哥的身前,弯腰蹲下,右手握着直挺挺在自己眼前的阴茎,挺硬啊,说明身体不错啊,不太长,挺粗的,比陈三还略粗一点,没有陈三的长,白洁张开红嫩的小嘴,亲在了那个红彤彤的龟头上,淡淡的腥臊之气传来,还好味儿不大,挺干净。小小的舌头舔弄着龟头一点点的把二庄子的阴茎含了进去,开始前后套弄。
看着白洁鼓鼓的嘴里含着自己的阴茎,长长的卷发飘在耳边晃动,白嫩的脸颊精致美丽,「弟妹这小嘴,活好啊。没少练啊,哎呀我操……轻点舔……差点射了……这小舌头」
二庄子往后退了一下,白洁知道他受不了了,放开手和嘴,故意的用嘴紧紧裹着二庄子的阴茎,「啵」的一声拔了出来。「大哥,你的太粗了,把人嘴都要涨开了。」
看白洁要脱毛衣,二庄子从后面抱住白洁的腰,让她来到沙发前面,「弟妹,先别脱,先穿衣服撅屁股干一炮,这样多骚啊,光溜溜的没啥意思。」
二庄子把白洁的牛仔裤褪下来到膝盖,看到里面白洁穿的肉色裤袜,和里面白色的透明丁字裤,摩裟着白洁圆滚滚的屁股,把白洁的丝袜和内裤都褪到了膝盖上,手指在白洁湿乎乎的阴唇间摸了一下,在鼻子上闻了闻,没有异味,反而有一种精液的淡淡腥味,二庄子一想就是刚才俩人干了,阴茎顶到白洁柔软的肉唇间,轻松的就插了进去,和他以为的松垮垮的感觉完全不同,双腿微微岔开的白洁翘起的屁股间这个柔软的肉洞充满了弹性和紧裹的包住感,没有干涩,没有松垮垮的那种被人玩烂了的感觉,仿佛一个未经人事的少女一样紧裹,又仿佛是一个久经沙场的少妇一样的充满了诱惑和蠕动,看着趴伏在眼前的女人,浑圆的两瓣屁股在自己面前翘起,纤细白嫩的腰由于毛衣向前垂落都露了出来,一种仿佛断了一样的向下弯曲,只有一个圆圆翘起的白屁股在自己面前随着自己的冲撞荡起一层层的肉浪,「啊……好粗……大哥……嗯……」白洁伏在沙发上,上面的衣服穿着,下面的裤子穿着,只有屁股和阴部光溜溜的被男人干着,男人没干多久就射精了,很显然还没有适应白洁紧裹的下身那种刺激,也没有想控制射精的欲望,毕竟这个女人今晚就是自己的了,也许以后也是自己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