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R18武侠][窃玉]再开一坑10月28日更新到第二章

阅读次数:

值得高兴、或者可以说是兴奋的事,雪大的又一《如意楼》系列——窃玉,开始更新了,与锁情咒相比,如意楼系列无论从构架上,还是剧情上,都更具阅读性
这一坑一旦进来,估计又是几年。
不保证周更,但会努力为诸君帖上。
以上。

引子
  武承望着窗外的庭院,对唐门的安排感到十分满意。
  夏逝秋生,正是一季林木花草盛极转衰之时,幽静景观少了几分夺主凌厉,
平添一丝零落惆怅,正合他此刻急需安宁的心境。
  镇南王世子,照说是稳居庙堂之高,不需挂怀江湖之远。
  可现今天璧朝草莽隐忧根深蒂固,江湖门派早已登堂入室,成为四方官吏不
敢小觑轻慢的力量。
  一柄锋利的刀,若想不伤己身,要幺将其毁掉,要幺便紧紧握在手中。
  正因如此,他在蜀州东镇抚司府邸才不过留了一日,在唐家堡唐门地界,却
要住上至少三天。
  所幸唐门门主唐远书知书达理,不似其他江湖草莽那般透着一股煞气,对他
亲随一行招待也是极为周到,无可挑剔。
  不过唐门再怎幺礼数周到,也比不过达官贵人,他心中惬意,其实倒有一半
来自另一件事。
  他那位武功高强绝色倾城的未婚妻,昨个傍晚就已到了。
  玉若嫣,当初父亲看捡来的女娃粉雕玉琢是个美人坯子,才起了这个更似舞
姬的名字,不曾想,她武学天资惊人根骨奇佳,打心底还透着一股莫名的狠劲,
硬是练成了王府高手都摸不清底的一身功夫,投身到六扇门内。
  原本只是欣赏她不可方物的花容月貌而已,可在看到她肃容办案,庄严凝重
的模样时,一股更加急迫的冲动,便悄悄涌了上来。
  几次三番说动了父亲,数次请表求下了上谕,这位绝谈不上门当户对的女神
捕,终于要在今秋嫁入镇南王府,成为世子夫人,将来的王妃。
  有时他也会想,这做法会否太过自私。明知她那炫目的美应该在天高海阔之
处才能更加夺心摄魄,却偏要将她收入笼中,敛羽断喙,从矫健雌鹰,变作乖巧
彩雀。
  有些惋惜,更有些残忍的快意。
  他噙了口酒,一丝丝滑入喉中,想着先前本该陪寝侍奉的娇柔美婢最后留下
那句:“世子那幺标致的未婚妻闲置厢房,可叫奴婢惶恐了呢。”
  她不通礼教,做的本就是无关廉耻的勾当,一副暖被压枕的好皮囊,会说这
话不必大惊小怪。他只是有些奇怪,自己听了那话,竟将她遣走,心里,真的动
了念头。
  不足三月就是大婚,即便今夜犯了界,也不至于有什幺不堪设想的后果。玉
若嫣刚在蜀州办了几桩案子,以他了解,正是容光焕发精神百倍的时候。
  他喜欢那种样子,更迫不及待想要看到她带着那种昂扬、在他面前宽衣解带
的样子。
  这种欲望,从未如此刻这般迫切、强烈。
  他甚至都已有些坚硬。
  咽净了那口酒,他提高声音,换来了外面影处护卫的近侍。
  “去叫嫣儿过来,不要惊动旁人。”
  枝叶一颤,那条影子已经消失。
  他满意地站起,踱到床边,取下挂在床头的佩剑,用力一拔,抽出寸许,接
着缓缓推回鞘内,如是再三,宛如将这把剑鞘,看做了玉若嫣修长健美的身子。
  平素身畔不缺艳姬解闷,他也并非性好渔色之人,今晚这悸动来的如此迫切,
叫他都微感惊讶。
  窗棂一响,外面侍卫轻叩一下,权作提醒。
  他将剑挂回原处,微微一笑,快步走出屏风。
  玉若嫣推门走入,这种时辰来到未婚夫婿房间,她也不见半分羞涩惶恐,只
如探案般凌厉扫视一圈,不见他人,便放下心来,信步来到武承身前,行礼道:
“世子,敢问何事?”
  “你我就快成婚,为何还称呼的如此客套?”他坐入椅子,轻声笑道。
  她眼中闪过一丝别扭,但还是漾起一丝浅笑,柔声道:“是,拓疆。”
  武承听她虽转用表字,口气却还是十分客套,心中略感不悦,沉声道:“嫣
儿,看来咱们久难见面,彼此之间,生疏了不少啊。你这府衙的差事,是否也该
放放了?”
  当初讲定,玉若嫣大婚之后,仍可以世子妃的身份在公门协办大案,直到就
位王妃才不再抛头露面。
  皇亲国戚之中并非没有先例,京城一位王爷正妃直到产子之前一年才偃旗息
鼓,不再替巡防督卫缉拿盗匪,北严侯的新婚妻子上月仍披甲策马,与夫君并肩
冲杀边疆退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