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小薇】【完】

阅读次数:

我一直记得那个寒风刺骨的日子,在那应该欢乐的过年前夕妈妈就这幺忍心的撒手离我们而去

  那年我10岁,然而妈妈最后的眼神就像是烙印一样的深深的烙在我的心底,她告诉我:「好好照顾自己,好好照顾爸爸。」我家原本是一个人人称羡的小家庭,爸爸来自南部的乡下,是个内向老实且温柔又亲切的人,或许是由于个性互补的原因,这样的个性反而吸引了当时同一所大学里的学生会长,也就是我的母亲。外表明亮动人的母亲,表现出来的行为就呼应了她那气质非凡的外貌,外向、自信又带幽默。

  妈妈去世后,公务员的爸爸就自己请调到南部的乡下,从此我俩就相依为命了。

  来到乡下后,生活十分的平静,爸爸身兼母职,把我照顾的好好的,我们之间无所不谈。

  有一阵子我很担心父亲再婚的问题,瘦高的身材以及忧郁帅气的脸庞都使他充满了对异性的魅力。

  一开始不管是同事或者是业务上的往来,倒追的女性真是不乏其人,其中我只欣赏一位爸爸的女同事,她的名字叫雅琪,二十一岁,人很温柔又常带微笑,是一个温柔又非常善体人意的人,我很惊讶为什幺她会没有男朋友,只知道追她的人可是一箩筐呢。

  她并不是倒追我爸,而是和我爸结成要好的朋友,我看得出来,她非常的喜欢爸爸。在理智上,我当然希望父亲再婚,然而感情上我却只想独占爸爸,这样的感觉一直让我很困扰,爸爸也没让我失望,即使是像雅琪这样的女孩他都没有动感情。

  然而事情渐渐地起了变化,12岁那年我的初潮来了,爸爸亲自为我说明原由并温柔的用温水帮我清洗那里的血迹,温水的冲击以及爸爸温柔的拨弄,那时阴部传来的感觉让我阵阵的陶醉并且大感惊讶。

  从此我都好希望和爸爸一起洗澡,但是我们自从妈妈过世后就不再一起洗澡了,因为以前我们都是全家三个人一起洗的。

  隔了几天我终于提勇气,故意不带衣服进浴室然后叫爸爸帮我拿来,当爸爸拿来的时候我叫他一起洗,他也答应了,于是就如同以往一样,拿着衣服和我一起洗,只是少了妈妈。

  从那天起,我们每天都互相为对方洗身体的每一部份,我每天都在洗澡的时刻,沉醉在远始慾望的漩涡里。

  那阵子我胸部因为发育而涨痛,爸都会帮我按摩,有点疼痛却更舒服,我虽然隐约的希望爸抱我或是更进一步的行为,然而都在道德礼教的抑制下,这些念头都烟消云散。

  对一个刚发育的早春少女来说,这一切已经太美好了。可是这样的美好并没有维持太久,随着我发育的成熟,就在我升国一后不久,遗传了高挑的父亲,我已经有160的身高了,或许由于每天洗澡时的性刺激,更甚的是肌肤原本有点粗有点黑现在却因为女性贺尔蒙的滋润,变的白皙细致,在自然光下就会散着一种微微的光亮,所有认识我的人无不赞美有加,还有我一直认为问题最大的是我的胸部,为什幺我这有点瘦的身材却有尖挺的胸部,在同年龄的女生里,实在是十分的突出,害的我走路都不敢挺胸。

  再加上我的瓜子脸以及遗传到母亲的明亮的外貌,让我在校园里莫名其妙的赢得超级美少女的外号,每次上体育课穿短裤、短袖时我都得忍受一些奇特的目光,当中还有不少是来自学校的男老师。情书更是难以计数,可是我的心理容不下别的男性除了父亲。

  但是让我意料不到的情况逐渐的发生,最近父亲和我洗澡时都会勃起,帮我洗时也洗的比较久,我好喜欢那种感觉,我觉得我的乳头以及那里变的日益的敏感,有一次我发觉我几乎舒服的无法站立,还有一次爸帮我搓揉那里时,我一回神竟然发现?

  爸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当我搓洗他那雄伟的小弟弟时,他就会从侯头发出一阵低沉的气音,没错那是男性的喜悦。有时我们会互相抹香皂然后就自然的抱在一起,互相的爱抚着。

  在这期间,有好几次我看到爸的眼中闪过难以理解的眼神,是那种痛苦、恐惧、疑惑的混合,我想你们一定没看过,不,你们不可能看的到这种与魔鬼挣扎的眼神的。

  这一天,就如同往常一样,我们吃了爸做的饭菜,看完了晚间新闻,我拿了俩人的衣服叫爸爸洗澡了。

  然而你绝对想像不到因为一个偶然却让我走了一段辛苦的日子。

  就在我们同时冲水时我滑了一下,我抓着爸的手人却跌坐在地上,脸正好紧贴着爸勃起的阳具,我心理正因为如此贴近阳刚之物而兴起莫名的慾望的同时,在极自然的情况下,爸就将腰一挺它就滑进了我的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