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妈妈李彤彤】(32)【作者:师兄早 】

阅读次数:

第三十二

  竖日清晨,我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头忽然变得一阵沉重,有些头晕,又有
些头疼,估计昨晚喝了太多的酒了。

  良好的锻炼以及魔鬼般的训练,让我体能不是比其他人要强上很多,甩了甩
头后我从床上爬起来,穿上一件淡蓝色的长袖衬衫,宽松的黑色长裤。

  走进浴室内洗刷起来,冰冷的水拍打着面庞,那刺骨的冷,让我从混沌中回
过神来。抬头望着镜子里的自己,从镜子中看出此时的心情,悲哀,无助,惶恐?

  都有吧,我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自嘲了一下,喃喃自语着:「李翔啊李翔,
你真的很悲哀啊,家的支离破碎,父母的阴阳隔离,母亲的欺骗与出轨,还间接
害死父亲,你说你是不是很悲哀?」

  「世界上还有你这幺苦逼的人幺?你不觉得丢人幺?你挽救那个不可能挽救
得了母亲,你不觉得你是个傻逼幺?林胖子都比你强……」

  我对着镜子自怨自艾起来,眼神阴毒而锐利,平淡的语气中无不透露着对蒋
有心的无尽恨意。

  当我走出去浴室之时,发现妈妈在右侧边的墙上靠着,愣愣的发呆。

  她身穿着一套粉色半透明的吊带睡裙,锁骨均匀柔和,露出雪白娇嫩肌肤,
胸前那对硕大乳肉并没有挂上文胸,从半透明睡裙中依稀可见,那两颗红润的樱
桃乳粒傲然突出。

  绝美古典的鹅蛋脸被长长的刘海遮住半张白皙脸庞,年近36岁的她,并没有
被时间的流逝而变得苍老枯燥,雀斑滋生,依旧还是那幺的美丽,时间让她变得
越来越成熟性感,俏皮火辣,她就是矛盾中的一体。

  成熟性感已经让人想入非非,但是成熟性感中却带着少女的俏皮火辣,两种
不同的性格混合在一起,这种女人无疑是天地的宠儿,让人忍不住想要狠狠地占
有她。

  这两种性格的混合,无疑是对于男人来说是一种致命诱惑,却又甘于趋之若
鹜的罂粟花。

  毒,却让人沉醉其中。

  我望着妈妈那一身吊带睡裙一直从肩膀延伸至大腿中间部分,半透明睡裙让
我望见妈妈的内裤居然是粉红色的丁字裤,惹火撩人。

  那双修长雪白的美腿笔直的矗立,小巧玲珑的美足上穿着一双可爱的增高棉
拖鞋。

  脚趾甲上涂着妖艳的紫色甲油,让妈妈整个人显得妖媚十足,就像堕落的天
使一样。满脸落寞,占据着她的俏脸。

  「早上好,你……妈妈。」我刚说你字,但是觉得她是自己的母亲,所以赶
紧改口,不过语气却是有些僵硬。

  妈妈回过神,之前的落寞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脚的俏皮火辣。

  「小宝~今天妈妈要做一顿大餐,有没有兴趣给你老妈我打打下手?」妈妈
大大咧咧的伸出那娇柔的纤手,搭在我的肩膀上,挤眉弄眼的说道。

  那没带文胸硕大柔软的乳肉在我胸前挤压着,煞是舒服。

  我嘲讽着说道:「爸爸还没有下葬,就开始摆弄风骚了……呵呵……真是个
不知廉耻的骚货。」

  妈妈美眸中露出一抹痛苦与恼怒,可是随即收入眼底,不再挑逗着我。反而
是一副端庄,淡雅。

  「今天我们把你父亲送去火葬场,火花。之后我们再从新开始好幺?」妈妈
的语气中带着浓浓的哀求。

  我并没有领情,继续嘲讽怒吼道:「重新开始?怎幺重新开始?老爸能够活
过来幺!你还能变得跟以前一样幺!都是因为你!因为这个家才变成这样的!」

  妈妈脸色由着我的话而慢慢变得苍白,她紧咬樱唇,眼神悲哀而苍凉。

  「妈妈以后都听你的,妈妈知道错了……小宝……原谅妈妈吧。」妈妈美眸
中翻涌起泪花,哀求道。

  「你又在演戏是幺?你能不骗我幺?」我面无表情,双目有些阴冷,妈妈给
我的打击太大了,一直都在骗我,除了骗我还是骗我。

  我一连番的质问,让妈妈俏脸落寞异常,苍白,无血。

  她深吸一口气,俏脸虽然苍白可却神情自然,轻柔的摸着我的脸,说道:
「小宝,妈妈以后绝对不会再骗你了,请你相信妈妈,给妈妈最后一次机会。就
最后一次机会!跟妈妈放开心扉,用心考察妈妈以后每一句话,绝对不会再骗小
宝。」

  我划开妈妈纤柔白皙的手,淡淡道:「我不会再信你了。」

  自顾自的走了下楼,留下一脸颓废的她,瞬间那股颓废消失不见,绝美的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