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员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作者:ZNWW】【完】已评分

阅读次数:

四年前,我还是一名默默无闻的快递员,每天奔走在大上海的里弄和街道之间,早已经习惯了风里来雨里去的日子,虽然收入还能维持生计,每月也有二千块的结余,但我清楚知道那是自己的血汗钱,除了晚上躺在不足十平米的简易房里看会电视,我没有任何业余爱好,像片落叶四处飘荡着,大上海灯红酒绿,却没有我的家。

  快递生活每天都是重复性劳动,单调又枯燥,毫无乐趣和激情而言,对我来说最大的快乐就是在空闲的时候和工友们打牌、闲聊、抽烟、喝酒和看看书,生活简单的不能再简单。业务旺季每天近百次的投递让我筋疲力尽,两腿发软,无论刮风下雨还是暑九寒天都是如此,这种经历恐怕各位都没体验过吧。虽然很辛苦,但也好过我在老家开小面包车给人送货的800块月工资,心里倒也有奔头,争取多存点钱以后自己回家做个小买卖。

  女人对我来说是奢侈品,中专的时候交往过一个女朋友,不漂亮,人又胖,大概做过几次爱,那时候觉得挺新鲜,也很爽,兴致好的时候一天搞3,4次,弄的她下面都有点肿了,现在想想还真的是年轻时体力好。来到上海之后,由于工作忙又没钱,就算有性冲动,也被疲劳压抑了,最多自己对着A片飞机一下。

  工作之便也会看到不少漂亮女人,偶尔也有想干她们的慾望,但我知道那不过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罢了,尤其是在充满铜臭味的上海,女人都很现实,没有钱谁也不会理你,更别说是美女了。像我们这种自视比农民工档次高点的外来务工人员,在上海别说讨老婆,交女朋友也是梦想而已。

  快递员工作的特点是每天都能接触到各式各样的人,男的,女的,老的,少的,正常的,不正常的,善良的,丑陋的,大度的,计较的,都能遇到,看的多了,也没什幺感觉。只要保持好心态,遇到极品的客户不要和他一般见识就好了,被投诉一次要扣50块钱,太不值得。夏天的时候天气热,骑着助动车在阳光下奔走,身上难免有股酸臭的汗味,有的人甚至不给开门,或者脸上露出鄙夷的表情,从我手里接过东西,字都不签,手一挥,快走吧!

  夏天对我来说是个有更多乐趣的季节,不用说大家也知道,夏天美女穿的都很少,而快递员又都是送货上门的,自然而然也能趁工作之便多瞄几眼,虽然我不敢做什幺,但YY一下也就满足了,毕竟家境富裕,气质高雅的可爱女性是绝不会想和一个送快递的人扯上一点关系的,压根就是两条平行线。

  一个闷热的下午,我按响了位于虹口区的一个着名楼盘XX新城(估计对上海熟悉的朋友能猜的差不多了)18楼住户的门铃,“ 哪位?” 扩音器里传出年轻女性的声音,“ 送快递的,开下门。” 我下意识的说道。门卡嚓一声开了,我乘电梯来到18楼,门虚掩着,我敲了两下,“ 进来吧,把尿片放在地上好了。

  ” 女主人在房间里喊了一声,我抬头环顾了一下四周,好气派的房子,客厅至少有40平米,整个装修风格淡雅、简约,非常温馨,中央空调的冷风吹的我阵阵惬意,啊,要是能在这睡一觉该多好!厨房的餐桌上摆着一大束百合,桌边还养了两株郁郁葱葱的巴西木,看的出女主人是个热爱生活的人。

  “ 不好意思,需要我签字吗?” 我被女主人的问话吓了一跳,原来她已经从房间走了出来,我赶忙回过神来。女主人穿着淡粉色的连身居家服,最多不过三十岁,走了过来,看到我她突然愣了一下,但还保持着微笑的神情。

  “ 啊,是的,签这里就可以了。” 我连忙从口袋里掏出水笔递给她。

  在她签字的一刹那,我端详了一下眼前这位气质如兰,高贵典雅的少妇,只见她梳着马尾辫,一缕乌黑柔顺的头发垂在耳际,白嫩颀长的玉手格外迷人,我看到她快速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黄颖希。

  要不是卧室里突然传出了婴儿的啼哭,我简直不敢相信眼前这位美人已经是孩子的母亲了。“ 孩子哭了,你快去吧。” 我转身关上门溜了出来,心里还有些忐忑,出了门我彷佛还能嗅到她发际上淡淡的余香,虽然没看清她的身材,但少妇迷人的双眸和精致的鼻子深深的印入了我的脑海。

  过了两天,对她的印象有些淡忘,生活又归于平静。说实话黄颖希也不算绝色美女,只是觉得她很有亲和力、看起来让人觉得舒服。

  周末的晚上,老李的老婆烧了一桌好菜,梆梆面和葱爆羊肉是我的最爱。我和他们小两口合租在一起半年多了,老李是我的工友,人高马大,典型的西北汉子,说起话来瓮声瓮气的,人挺仗义,也很简单。他老婆林桂花去年从老家来上海找他的,人不高也蛮瘦的,眉清目秀,看上去像江南女子,不知道的绝对看不出是陕西的婆娘,而且酒量特别好,小两口没事就喝上两杯。别看她人不高又瘦,胸部倒是大的很,至少有C罩杯,天热的时候里面就穿个背心,隐约能看到两颗奶头挺在那里,经常扭着小蛮腰摇着大屁股在我面前晃。老李和林桂花都是大大咧咧的人,也不在乎这些细节,这可真苦了饱暖思淫慾的我。